文章內容


破解煤炭困局 唯有市場之手

20150906 08:16搜狐財經

  煤炭市場寒風凜冽,國家層面及多個煤炭大省奮起自救,紛紛出臺煤炭救市政策,希望煤價能就此止跌回升,希望煤企能夠扭虧為盈。

  然而,煤炭市場根本沒有給面子,煤炭價格先后跌破一系列所謂的“政策底”,堅定不移地繼續探尋“市場底”,煤企的應收賬款進一步增加,營業利潤進一步大幅減少,虧損面進一步擴大,經營困難進一步加劇。

  究竟是何種原因造成了煤企今天的困境?通縮預期下的煤炭需求下降是首因,供給過剩是主因。

  煤市到底要不要救,怎么救?從業者及監管者各說紛云,亦或政策救市,亦或市場救市?

  筆者認為:鳳凰涅盤,浴火重生。唯有依靠市場的力量,煤企才有機會獲得重生。

  煤炭市場新常態:不僅是煤炭供需新常態,也是價格新常態,更是市場機制充分發揮作用,煤企充分競爭,優勝劣汰的新常態。

  目前看來,在煤炭供需求進入“新常態”之后,市場機制作用并未得到充分發揮。市場的力量并未真正發揮作用,具體說:

  一、煤炭供給方面,以銷定產的買方市場原則失靈。

  煤炭市場供給過剩眾所周知。清費減稅的政策雖然在一定程度上讓煤炭成本得以下降,然而成本的下降與煤企“以量補價”的傳統思維,反而刺激了煤企生產積極性,進一步加深了煤炭供過于求的狀況。違背了以銷定產的買方市場原則。

  在限制產能方面,監管層面,要求煤礦按照核定能力生產、未核準但已建成的煤礦不得生產。當前市場下,能按核定能力生產的礦井大部分都是老礦井,生產成本高,產一噸虧一噸,而代表先進生產力的新建礦井和現代化礦井,卻因各種原因未能得到核準,生產成本優勢因限量而未能得有效發揮。假以時日,終究釋放。

  更進一步講,由于政府政策只是暫時壓制了部分產能的釋放,煤炭市場供求并未真正重新趨于均衡,煤炭行業處境并未得到切實改善。

  二、煤炭資金方面,資本追逐利潤的原則失靈

  煤礦生產需要大量資金投入。國有企業因其本身的國資背景,在政府支持、銀行授信、資金獲取方面先天優于民營煤企。國有企業利用政策、資金優勢,輕而易舉獲取大量優質煤炭資源,形成規模優勢。而在當前煤炭市場資金流動性差、煤炭企業應收賬款高、正常生產經營的資金嚴重短缺的形勢下,國有企業會因國資背景,更易獲得銀行授信,資金獲取更易于民營煤企。原本競爭力強、能帶來更多利潤的民企卻常常受限于銀行貸款、政策支持,資本追逐利潤的原則失靈。

  三、煤炭需求方面,市場配置資源的機制失靈。

市場需要的是性價比高的煤炭產品,無論內企還是進口,而限制進口,要求用煤企業減少進口,采取地方保護政策,雖然在一定程度上緩解了國內及所謂省內的煤企業的壓力,然而經濟轉型,能源結構調整是方向,煤炭比重下降是必然,煤炭市場充分競爭是遲早。讓市場發揮作用,讓煤企參與國內國際競爭,讓市場配置資源發揮作用,讓煤企優勝劣汰更符合產業政策。然而在這種情況下,煤炭的救市保價卻讓一些無資源優勢、無競爭力的老礦井得以殘喘,該停的沒停,該關的沒關,該退出的沒退出,市場配置資源的機制失靈。

四、煤企自身方面,優勝劣汰的競爭格局失靈。

煤炭企業少了一份挖掘,多了一份抱怨,所以天天求救市,希望通過政府救助,讓企業在與進口煤競爭、與省外煤企競爭、與競爭力強的煤企中換得政策優勢。眾所周知,煤炭行業以國有企業為主導,而國有企業又承擔著過多的就業和其他社會責任,市場意識不足,主動創新不夠,競爭力不強,簡單地認為國家企業、國有大企業是不會倒閉的,政府不會不管。事實上,被政府過多干預不僅不能幫助煤炭行業走出困境,反而可能會使煤炭行業對政策產生過度依賴,進而影響行業調整與整合進程,最終使煤炭供給與需求長期失衡,使煤炭行業長期頹勢成為一種常態。

  綜上所述,破解煤炭困局,唯有市場之手。唯有市場之手,才能讓參與者主動地認識規律,尊重規律,以成熟理性的心態看待煤市起伏;唯有市場之手,才能讓煤炭產能真正瘦身,才能讓煤炭企業真正強身;唯有市場之手,才能讓煤企應用新技術、立足新產業,轉型升級;唯有市場之手,才能讓優勢煤企加大兼并重組,優上再優;唯有市場之手,才能讓弱勢煤企轉產、破產,有序退出。唯有市場之手,才能讓煤炭市場進入新平衡,讓煤炭行業適應新常態。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(文章來源:搜狐財經)


發布時間:2015/9/6 11:10:42 瀏覽次數:1503次
qq分分彩开奖